安全隐患高发于违法建筑中

2020-11-15 05:44

今年3月底,本市启动了严厉打击违法用地违法建设专项行动。目前,针对集体产业用地违建以及住宅区违建的拆除、查处工作已经开始。多个区县拆除了数万平方米的违建,一些小区中的违建也已经被锁定,一些相关住宅已被冻结产权。

9日上午8时30分,12台挖掘机齐开动。两辆工程车挥动着液压剪,朝10栋黄色4层小楼戳去,伴随着铲车发出的轰鸣声,第一栋小楼顿时“削层”。“今天干完得了,明天平整平整,就能早些清运建筑垃圾。”安全员杜师傅在工地转了一整天,傍晚时才找了个平地蹲着歇了会儿。这时,10栋违建只剩下1栋,立在工地中间。

随后,记者再次拨打了“购房合同”中留下的金亚恒业联系电话,但听到的只是“您所拨打的电话因欠费,暂停使用。”

但多份合同的签订日期显示,即使在政府查封这个小产权房项目半年之后,仍有人购买了这个违法建设项目。

青山秀水,对城里人自然有吸引力。经过公安和信访部门统计,这个小区的240套房,已经卖出了179套。共有157人签订了购房合同。由于“开发商”存在一房多卖的现象,这些违建房源的销售信息仍待进一步核准。

“这王家园水库可有来历。”流村镇上,一位原本看管过水库的老人回忆道。北沙河白羊城沟是温榆河的支流。王家园水库是当年亚洲第一座试验性过水土坝,就设在北沙河白羊城沟的上游,由水利水电工程结构专家张光斗指导设计。1960年拦洪后,水库能够盛下500万立方米水,年供水量达到300万立方米。

市规划委官方微博“北京规划”发布,6月14日至21日,全市共拆除违建305处,共计23.47万平方米,其中拆违量前三名为朝阳5处,5.68万平方米;昌平23处,5.47万平方米;海淀69处,3.23万平方米。3月28日专项行动启动后至6月21日,全市共拆除违建5631处,283.3万平方米。

本市发现违建的方法包括网格员认定、群众举报、媒体曝光,此外,还通过卫星监测来识别新生违建。周正宇介绍,安全隐患高发于违法建筑中,打击违法建设和安全生产联系最紧密,北京对违法建筑态度很明确,零容忍。根据细化的拆违标准,对于新增违建,只要一周内予以拆除,就算区县做到了“零增长”。

此外,北京还在乡镇一级组织工作人员对违建进行现场检查处理,要求各区县、乡镇都要成立督查机构,落实问责机制。对完成不了遏制违建目标、不执法、执法不严、不作为,甚至参与违法建设的党员干部进行严肃处理。(实习记者 孙宏阳)

在这份合同中,一位西城区的居民以每平方米3888元的价格,购买了白羊沟度假山庄的一套121.2平方米的小产权房,总价款超过47万元。虽然资料中未显示这位购房人到底交了多少定金,但公安部门相关负责人称,很多购房人被“开发商”指挥,向不同的账户中汇了款,甚至包括私人账户。

“如果要知道真拆,我不会买,真的不会买。这业主当得真窝囊。”经过多方联络,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购房人终于开口。但当记者告诉购房人,虽然“开发商”与她签订的合同中显示使用年限为50年,但按照村委会提交的证明材料,违建即使不拆,这块地的使用年限也只剩5年时,她猛地挂断了电话,关了机。

相关负责人表示,针对住宅区违建启动产权冻结后,各区县拆除居住区违建的速度明显加快。大兴区开展打击违建专项行动中,开发区管委会组织亦庄镇结合居住区内违建整治工作,建立实施了劝拆、帮拆、边拆边恢复绿地的“一条龙”整治模式,拆除违建50余处,面积438平方米,围栏230米。而朝阳区嘉林花园77号别墅被左邻右舍扩建的别墅“包夹”,76号别墅的违建部分开始被依法拆除。76号别墅违法扩建的430多平方米全部拆除后,还会对78号别墅的违建部分进行拆除。(记者 耿诺)

“想办法拆违并不难,尤其是拆除具有重大安全隐患的违法建设。但拆除已经出售的小产权房,真难。”虽然自3月28日专项行动启动到6月30日,整个昌平区已经拆除了329处、共计44.5万平方米的违法建设,但面对这样的小产权房,区政府相关负责人坦言这是块“硬骨头”。

如果真住进去,享受青山秀水的“业主”们将很快发现,就在这个违建小区的西北角、海拔高差达到100米的头顶上,有着颤颤巍巍的“一盆水”——王家园水库。

沿着一条刚修好的柏油路进入流村镇,再驱车3公里进入群山之中,远远可以看到一片“工地”。看着逐渐被整平的违法建设拆除现场,昌平区政府相关负责人松了一口气。

找不到责任主体,镇里只能“来硬的”。按规定将这个区域断水、断电、断了路,可施工方自己在院里配了发电机、挖了蓄水池,工程还在进行。2012年3月,汤学良因非法占地建房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锒铛入狱。而工地上,直到2012年4月底发电机消耗了最后一滴柴油,整个工程才消停下来。

昨天上午,国务院安全生产委员会第16督导组开始对北京安全生产大检查情况进行督导。市政府副秘书长周正宇在介绍本市安全生产检查情况时透露,北京加大对违法建筑查处力度,新增加两颗卫星,每月两次对北京进行空中监测照相,监测精度为0.6米,发现违建后要求7天内必须拆除。

短短一个月间,市国土局相关负责人第4次面对记者,再次道出了那句话:“小产权房购房人权益不能得到法律保障,有关主管部门正在依法依规查处,提醒广大公众不要租买。”

如果站在水库的位置往违建楼方向看,能看到山峦起伏间的一条河道,朝着违建方向一路延伸过去。水库就像是大滑梯的最高点,只要一开闸泄洪,洪水一路滑下去,不一会就会将所有的违建楼淹没。“如果赶上雨水大时,一旦溃坝,瞬间冲到山下河道里的水,能溅起几十丈的浪,想跑都跑不了。”这位老人说。

当昌平区政府、流村镇政府工作人员跨区去寻找这两家企业时,发现注册地上根本没有金亚恒业这家公司,联系电话都已经失效。市工商局网站上的信息显示,金亚恒业注册地为西四环一处商业办公楼内,而实际上,在这里办公的企业已经变成了另外一家机电成套设备有限公司;“银发乐园”则更为奇怪,从百度上搜索不到这家公司的任何信息,甚至在市国土局的“黑名单”上都看不到。

虽然找不到建设主体,但还有线索能够找到卖房公司。记者昨日获得的一份购房合同复印件中显示,销售方为金亚恒业,法人代表仍为“王冰峰”。

这块地的“业主”,本应是白羊城村集体。但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农村土地承包正盛,村集体就划出多块“荒地”,按照农用地承包。但在去年“7·21”特大自然灾害之后,防汛部门重新认定,这个区域为行洪河道,这个违建成为影响泄洪的重大障碍。直到房子被查封,白羊城村集体才发现,这块土地已经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暗中倒手好几次。

流村镇总面积有257平方公里,下辖28个行政村。这个镇子地势因依山而西高东低。白羊城村因为与白羊沟自然风景区、菩萨山风景区、大漠奇石馆相毗邻,村民多少还有点旅游收入。平时除了种地以外,村民多以采摘山杏、核桃,销售给游客为生,村中虽然有几处农家乐,但并未形成规模。

来自白羊城村村委会的信息显示,2011年,王树合在没有告知村委会,没有备案的情况下,以50多万元的租金,将这片承租土地转让给了同村的两个人。7月,同样在未经备案的情况下,汤学良又花了60多万元,从这两名村民手中转租了这片土地。当月,他就与银发乐园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发乐园”)签订了“合作协议”,将土地作价560万元,同意银发乐园对这块地进行“开发”。

据介绍,随着卫星辨识精度的提高,卫星内勤人员识图、辨图能力的提高,查违水平进一步提升。北京增加两颗卫星“盯”违建,卫星拍照频度也由以前一年一次增加为一个月两次,卫星精度为0.6米,可清晰辨别两块砖。通过与前一次卫星拍照进行比对,多的可能就是新增违建,少的则是拆除了的违建。

按照原计划,“白羊沟度假山庄”应该在11日上午开始拆除。但是连续多日的降雨让人的神经越绷越紧,9日上午施工设备开始进场后,雨点愈发紧密,再加上暴雨预警再次出现,河道随时有可能会突然被用于行洪。相关负责人当机立断:“拆,越早拆越安全。”

“台账”就是一个违建的大账本。各区县将已经发现的违建记录在区县的“账本”上,并上报市级指挥部办公室,市指挥部办公室会将违建记在“台账”上,各区县要不定期地拆除记在“账本”上的违建,实现“动态清零”。

一个月后,汤学良与银发乐园合作的违法建设开工,但刚挖好地基,就被镇政府检查人员发现,并以违法建设为由上报区国土部门。在镇政府相关负责人几次约谈之后,汤学良同意“平了这块地”,当月就将地基回填,国土部门也在违法建设“台账”上销了账。

为了躲避昌平区的检查,销售方金亚恒业开始在朝阳设立“售楼处”,四处散发小广告,群发垃圾短信。来自昌平区的材料显示,自2011年8月至2012年5月期间,在区国土、规划、工商、安监、拆违办、城管、公安等部门的支持下,针对白羊沟度假山庄这个违法建设,共开展执法活动16次,镇政府还多次在施工现场张贴公告、劝返购房人员,多次约谈土地承包人、施工单位负责人要求其停工、停售。

在项目正式开始拆除之前,流村镇副镇长乔伟华几次敲过白羊城村村民汤学良家的门。汤学良不在家,村民说,他“早跑路了”。而同村的王树合更没想到,这个“跑路”的老乡,把自己在1995年花几千块钱从村里租来的“荒地”,变成了有10栋楼的山庄。

经过长期调查,镇政府开始按程序,依照“无主体”实施查封和强拆。这一小产权房项目,最终依法依规被拆除。

没安生几天,“十一”前,违法建设的施工现场又有了动静。挖掘机重新挖开地基,又是一片大建之势。镇政府负责人开始约谈汤学良的“合伙人”银发乐园,但对方法人代表就是不露面。随后,执法人员发现,这个项目的施工主体已经改成了一家叫做“金亚恒业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的企业。这家企业当时的法人代表王冰峰虽然同意停工,但没过一阵工地又开工了。而镇政府再依照程序约谈法人代表时,这家企业的法人代表已经改成了另一个人,名叫朴日男。对于工程为何还在进行,新法人代表却称“完全不知道,和我没关系。”

指挥部办公室相关负责人表示,7月至9月,本市将重点治理城市重点地区、重要大街两侧、铁路沿线以及占地面积较大的违建。各区县将梳理出一批符合上述四个条件之一的违法建设,纳入专项“台账”,9月30日前完成拆除工作。

6月29日,市国土局发布今年第二批6个在建在售“小产权房”名单,昌平区白羊沟度假山庄赫然在列。开发建设主体是“汤学良与银发乐园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汤学良,成了国土局“黑名单”上惟一的个人。

行洪河道中为什么不能盖房?为什么这处违法建设房屋尤其不安全?

打击违法建设的第三场战役,瞄准了重点地区、重要大街两侧、铁路沿线以及占地面积较大的违建。记者日前从市严厉打击违法用地违法建设专项行动指挥部办公室获悉,从7月到9月,本市将着重拆除以上4种情况的违法建设。

在“北京长城网”的新农村建设专栏中,对这个村落有这样一段描述:该村背靠五峰山,前有照山,是清代选定的一块风水宝地,清乾隆帝第十七子庆僖亲王爱新觉罗永麟即葬于此地。

“查处违法占地行为不能只拆除违建,还会继续追溯土地非法流转的整个过程。”市国土局执法大队相关负责人在发布小产权房“黑名单”时,说过这样一句话。

2012年4月27日,镇政府发布公告,并在5月5日正式查封工地。可奇怪的事儿再次发生。银发乐园声称与汤学良解除了协议,不再对项目进行开发,而金亚恒业是“强行进场”;金亚恒业则出示了一份只有银发乐园和金亚恒业两位法人代表签字的授权书,称银发乐园“全权委托”金亚恒业处理此事,却不能提供盖有公章的版本。

施工一共持续了12小时。到了晚上,雨帘化成了雨丝,指挥人员手机中也传来了暴雨预警解除的短信。一天之间,已经封顶、装上窗户玻璃和户门的违建楼,变成了建筑垃圾堆。